字体大小

背景设置

白天夜间浅粉护眼青春

《庶女横行之步步为营》:正文 第三章 矮墙的妄想

    “昭南,你来的正好,我父亲今天来我家了。”碧落起身,拿掉林昭南手中的缰绳,让两匹马都去吃草。马都是她们家的,想来父亲已经走了,母亲才去托林昭南出来找她的。

    “这是好事呀……”林昭南不知道说什么,他知道碧落不喜欢那个人,也觉得很不理解,世上怎么会有这样的父亲,十年都不曾来探望自己的女儿。

    “什么好事?跟他有关的事,都没有好事!”她撅起小嘴,委屈像涨水一样,快要漫出来了。

    “你先别急嘛,我话还没有说完,其实你娘把事情都告诉我了,你父亲来是商议你婚事的。”这话一说出口,林昭南就后悔了,这肯定是让碧落最生气的事情。

    “那叫商议吗?那是婚事吗?那是买卖,我就是他砧板上的肉,十年没见来,来看看这块肉长得好不好,拿出去会不会丢了他沈家的脸?”碧落越说越气,越急越气,说话像倒豆子般,愈发没了章法。“这是父亲做的事吗?他还不如把我卖到窑子里去了干净,反正我是小妾生的下贱胚子,每个人都这样看我不是吗?”

    “我不许你这么说!”林昭南嘴笨,不知道怎么说话,情急之下只好捂住她的嘴。她瞪着他,松开来的手心,有她唇上的胭脂,他悄悄合上手掌。

    “你着急有什么用。你又帮不了我,再说你比我还辛苦,你可担着光耀你们林家门楣的重任。你娘就指望你了,她要不是看着我对你有利,早就不许你和我来往了。”碧落看着林昭南那傻傻的模样,就很想笑,气也消了一大半。这样一看,所有人都不容易,她不容易,娘不容易,林昭南母子俩更不容易。

    “碧落,其实你很好,真的很好了。”林昭南被自己的话吓了一跳,从小到大,他都是跟在她身后的那个木讷小子,没有她聪明,没有她胆大,觉得这一生,他只配站在远处,默默关心她。她就是盛开在春天最耀眼的花朵,让他甘愿做一粒尘土去护卫她。

    很显然,碧落没有把他的话放在心上,林昭南的夸奖,算不上夸奖吧。他虽然受祖上荫德,是官家出身,可是家贫如洗,拿什么来爱她?

    “我听说最近在选新一届的宫女,如果我入宫去,父亲就不能把我嫁到别人家去做小妾了。”碧落突然从地上跳起来,她怎么早没想到这件事呢。小脸因为惊喜而红扑扑的,大大的眼睛,流动着明媚的光。美好如画卷的模样,惊扰了身后的一片原野。也惊动了林昭南心底沉静多年的湖泊,他终于意识到,曾经那些年少时光都已远去,如今他们长大成人,她即将待字闺中。有一种莫名的东西,在他们之间无声生长,慢慢地,化作一片绕不过的沧海。他很想伸手去拉住眼前奔跑尖叫的女子,回到十年前初见时,他们在夕阳下拉钩起誓说要相伴一生的场景。

    宫女报名的地方,排着长长的队伍,很多平民家的女子,想借这个机会改变自己的命运。当然不是受宠皇恩这样不切实际的梦想,而是当宫女十年,被放出宫,攒下的银子,是丰厚的嫁妆,到时候是嫁给秀才做妻还是大户人家做妾,都可以由着她们自己做选择。

    碧落现在虽然衣食无忧,但是若真是不听从沈家安排,出嫁很可能是个难题。但是十年后,她身份不一样了,再说早已过了出嫁年龄,父亲的宾客名单上再不济的人,这样的老姑娘,沈侍郎恐怕也拿不出手了吧。

    她站在长长地队伍后面,看见各色女子,穿着节日盛装,环肥燕瘦均有。她们喜笑颜开地站在登记官吏面前,讨好地报出自己的相关情况。还有人趁机塞给那个人一锭银子。

    到她了,她学着前面的女子一样,报出她的姓名,年龄,住址。“我叫沈碧落,十五岁,京城人氏。”

    “你的官籍呢?”登记的官吏问她。

    “什么官籍?”碧落有点疑惑,她没有听过这个。

    “就是能证明你出身良家的官籍,这个不光入宫需要,你以后出嫁也要转去夫家的。”官吏像是看着怪物一样看着她。

    “我……我忘记带了。”碧落嗫嚅这答道。心想,糟了,千算万算,终究漏了一遭,能证明她出身良家的官籍,还在沈家大宅里。

    “没有官籍,来捣什么乱?不要以为自己长得有几分姿色,就能蒙混过关了。告诉你,别白费心机了,哥儿几个都是内监,有心无力哟。”那人看碧落没有官籍,以为她不是良家女子,开始出言不逊。

    “我是户部侍郎的女儿,不需要什么官籍!”碧落恨恨地看着那个人,报出父亲的名号。

    官吏先是一愣,随即大笑起来道: “笑话,户部侍郎沈大人的女儿,一年前就风风光光地嫁给了左相的二公子。你又是从哪里冒出来的女儿?”

    另一个官吏脸上挂满了不屑,突然像是想到了什么,提醒登记的人说:“可能是小妾生的女儿。”

    “真是放肆,小妾生的贱种也敢到这里来招摇……”登记官吼道:“还不赶快给我滚!”

    “不准你这样侮辱我娘!”他话音未落,碧落拿起桌上的砚台,就砸了过去。

    “娘的,还敢在这里撒泼,来人,给我抓起来,我要好好收拾收拾这不知天高地厚的丫头。”那人捂住血流如注的额头,指挥一队守卫的官兵来抓碧落。她只从护院那里学了一点女孩子防身的三脚猫功夫,哪里招架得住正规军队训练出来的皇家护卫。眼看就被摁住拴上绳子,准备拖走。

    “你娘就是没有好好教你怎么当一个小妾,你这样的女子,是矮墙之人,永远只能为人妾室。说穿了,就是为奴为婢的命。小爷我今天就好好教教你规矩。”那个人凑到她身前,看着碧落瞳孔中倒映出自己狰狞的脸,一字一句地说道“来人,把她的衣服扒了,吊起来,我要让所有人引以为戒,谨守本分!”

    谁也没听见,不远处林昭南紧握的拳头,发出的森人声响。

加入书签
首页 | 详情 | 目录
正在加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