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大小

背景设置

白天夜间浅粉护眼青春

《陨剑》:《陨剑》正文 第一章 扑朔迷离 一 嫉妒

    一扑朔迷离

    韩飞云不是个爱嫉妒的人。除了他心胸豁达外,更重要的是,纵横江湖根本没有人值得他嫉妒——无论是武功、地位、权利、甚至相貌、女人。

    韩飞云十七岁以一套“流星剑法”夺得“少侠会”的贵冠,武功在武林后辈中已经是首屈一指;十八岁独步武林,连前辈中的高手也无可匹敌;十九岁时,终于战胜自己的父亲武林盟主韩询。到此,非但武功,连声誉地位都已经超出了父亲;二十岁时韩询逝世,他倍受群雄推崇,子承父业,接任盟主之位,成了从古至今江湖上最最年轻的领袖……

    韩飞云位高权重,但生性极和蔼可亲。从不势权狂放。他并不十分英俊,却也是明目如星、鼻直口阔。而且有一种任何武林侠少、世家公子无可比拟的气质,也正是这种不冷不傲,也不威慑却极其令人可亲的气质受到无数武林佳人的倾慕。韩飞云虽不好色,也不太懂得如何选择女人,但他若真的有需要,只闭着眼睛随便一拉,入怀的也定是百里挑一的美人——试问这样的人还会去嫉妒谁?又有谁还值得他去嫉妒?

    然而此刻的韩飞云眼中却充满了嫉妒之意,忿忿之情,盈溢于表。而他身后的三十多位武林中的名士,眼中更是充满了妒火,而且愈燃愈烈,灼然如炬,连脸色也似烧红了。

    能让三十多位名士嫉形于色不算容易;能让韩飞云这样的人也嫉妒得如此淋漓尽致更不算容易。但这件不容易的事却让一个人轻而易举地做到了。这个人正背立于韩飞云等人面前,众人看到的也只是一背。

    但这一背却坚实、伟岸、修长、匀称。白衫伴体,宁静而高傲、超尘更脱俗、沉毅更威严,近乎不可一世,令人望一眼便不由得心生寒意。和他比起来,韩飞云等人的仪态简直猪一般的平庸猥琐。

    这怎能不让人嫉妒?

    韩飞云却并未蠢到去嫉妒人家的仪态,他注意到的只是他的轻功和剑。

    如风如电都不能描述他来到他们面前的速度,是以韩飞云只能用自己来衡量——他的速度至少比韩飞云家传绝技“惊鸿展翅”快十倍以上,而韩飞云的“惊鸿展翅”已勘称武林魁首。也许快一倍韩飞云还勉强可以接受,但十倍便受不了了,因为那简直已不可思议。

    韩飞云见到过许多名剑:太恶、鱼汤、吴钩、龙泉、七星……他的“流星剑”也是一把名剑。既便如此也仍禁不住惊叹这把剑。这剑很长,足有三尺七寸,剑柄是纯金打制的梅花状,每个花瓣上都镶嵌着一颗毫无瑕疵的翡翠,无论什么人都看得出每块翡翠都是世间罕见,价值连城。这样的剑柄与墨绿色的剑囊搭配在一起显得古雅,尊贵。剑身虽隐在囊中,但仍有数道剑茫自缝制剑囊的针隙间射出,光茫中带着种慑人的寒气,凛冽逼人,令人毛骨悚然。与它比起来韩飞云所见到过的那些宝剑便仿佛杀猪刀般平庸了。

    幸好韩飞云很快便意识到一件事——嫉妒实在不是件好事。是以他强制自己消除怨恨,平静片刻,终于有些坦然,头脑也变得清醒些。开始考虑问题:

    这个人是谁?为什么会突然出现在他们面前?

    没有答案,因为想不出。

    想不出,只有问。

    韩飞云十分有礼貌地一拱手,朗声道:“请问阁下是……”

    那人没有回头,韩飞云也没看见他的表情,只觉他的目光似乎已射向远方,望得很远很远,直到渺茫,半晌才听他吟道:“江湖路,路迢迢,也无侠义也无豪,剑影钢刀,凄凄衰鸿,罪恶招招;千万恨,恨难消,三尺长锋如虎哮,杀灭群妖,蒙蒙飞絮,血雨潇潇……”声音悠然、冰冷,却每个字都很清晰,也传得很远。

    韩飞云僵住,只觉得一股死一般的寒气直浸上心膛,整个人从上到下都死一般冰冷,连呼吸都似乎凝结。而他身傍的三十多人,眼中的怨恨陡然间退去,随即拼出的也都是死一般的恐惧、决望,然后每个人都僵住。

    那人叹了口气,道:“你们已经知道我是谁?”

    韩飞云艰难地点点头,想说什么,抖动着唇没说出来,其余的人便早已忘了自己还长着一张会说话的嘴。

    那人接着道:“所以从现在开始,你们应该准备接受一件事……”

    韩飞云艰难地点了点头,浑身颤抖,其他人的脸色几乎绿了,眼睛却变得血红。

    那人见没有人应声,十分失望而且感慨,道:“生命对每个人来说,毕竟只有一次,所以生命才可贵,但上天注定了你们这些人要死在我的剑下,这是天意!”

    韩飞云终于颤抖着道:“天意?”

    他不相信老天会这样不公平。

    那个人不假思索地道:“是的。”

    韩飞云道:“黑……白……两道死在你剑下的有三千多人,难……难道这都是天意?”

    那人道:“有因必有果,种下了恶因必有恶果,你们的死,正是因为你们无法逃避因果循环,上天惩治。”

    韩飞云苦涩地摇摇头,道:“那……那些绿林大盗,邪教魔……魔派之徒草菅人命,自然死有余辜,但是像祖光天,冯英雄,还有我爹他们这些侠义豪杰,又何罪之有?”

    那人冷蔑地道:“什么侠义豪杰!都是些沽名钓誉、道貌岸然之徒。他们每个人手上都沾满了血猩。每一个人都死有余辜。”

    韩飞云无法理解他的话,只有沉默。何况死到临头,对于别的问题已经没有办法感兴趣了。

    那人接着冷冷地道:“如果你们还能拿起剑最好别坐着等死,否则我会叫你们死得更惨。”

    有些人紧咬着牙像是真的准备作困兽之斗,可是剑竟象是座山那么重,硬是没能拔出来。

    韩飞云也没有拔剑,像是也拔不出,他几乎已开始气愤自己的懦弱,默然道:“梅天寒的确是梅天寒!”

    梅天寒道:“因为我使名满天下的“流星公子”连剑都拔不出?”

    韩飞云苦涩一笑,沉默不语,有时沉默也就是默认。

    梅天寒遗憾地道:“那就太可惜……”

    韩飞云颤声道:“可惜什么?”

    梅天寒道:“当年你的父亲接了我三十招,才死在我剑下,令我很钦佩,钦佩他的武功和胆量,因为纵横江湖还没有人能接我三十招,还没有人见了我会像他那样冷静,从容。

    韩飞云垂下头,回想当年父亲因领导群雄抵抗梅天寒,而在金陵城郊惨遭杀害,不禁心如刀绞,如今仇人近在咫尺,可自己竟完全失去了斗志,既不能替父报仇,又难以为武林除害,觉得自己不如父亲,而且愧对父亲,羞愧不已。

    梅天寒接着道:“江湖传言,你在“流星剑法”中溶入许多新的招式,武功已超过父亲一倍,但是你的胆量,却实在不及令尊,我本来想领教一下“流星剑法”到底有多利害,你也有可能战胜我,但可惜,你现在不战就已经败了,可惜,实在可惜……”

    韩飞云更加羞愧。

    梅天寒又冷蔑地道:“韩询一生英勇,却生了个空怀一身绝技却胆小如鼠的儿子,实在是家门不幸。”

    韩飞云脸上肌肉不停地抽动,羞愤已胜过恐惧。

    梅天寒冷哼一声,道:“看来……”

    韩飞云一挥手,颤声道:“你……别说了……。”

    他的手还在颤抖,可还是拔出了剑,剑尖指向梅天寒,沉声道:“我们开始吧!”

    梅天寒十分庆幸他恢复了斗志,意味盎然地道:“杀一个满腔斗志的人,总是比杀一个浓胞有趣得多,可惜你身后还有那么多的浓胞。”

    韩飞云回顾群雄,强作镇定,豪然道:“各位,生死有命,既然……注定要……要死于此地,男子汉大丈夫,死就死得大义凛然、豪气干云吧,总比被人骂作浓胞的好。”

    没有人应声,却有几个人拔出了剑,剑拔得很慢,很艰难,声音也不大,但至少证明他们和韩飞云一样还有一点勇气。

    梅天寒似乎微微笑了笑,身形轻动,人影倏忽不见。正当韩飞云惊恐万状之际,一个声音又从他身后响起:“我在这儿”声音比冰还冷。

    韩飞云倏地回头,一条白影已闪入他身后的人群之中,“呛”的一声,宝锋出鞘,精光万丈,仿佛要照亮天地间所有的沉暗。

    ………………

加入书签
首页 | 详情 | 目录
正在加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