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大小

背景设置

白天夜间浅粉护眼青春

《陨剑》:《陨剑》正文 第三章 梅天寒

    二梅天寒

    冯云碧此语一出,在场的每一个人都几乎被惊呆了!

    谁会相信堂堂的英雄山庄的千金,竟是杀人不眨眼的梅天寒的妻子,还是冯英雄亲自嫁的女儿呢韩飞云问道:“这道底是怎么回事”

    冯云碧追忆往事,眼中流露出一丝忧伤,悠然地道:“那是一个chun寒料峭的傍晚,我去灵古寺上香回来,不料,途中却遇上梅天寒血洗宋子玉的‘蓝田居’,方圆数十里的人闻声无不吓得四下跑窜,整个大路上充满了恐惧的号叫与奔跑声,人们都疯了一样。我带的几个随从,也都顾不得照顾我,都各自逃了。我那时根本不会半点武功,只是个弱不禁风的小姐,虽然先前还勉强跟得上人群,但后来就跟不上了,直被甩到了最后。再后来路上的人渐渐少了,似乎能逃的都逃走,最后路上只剩下我一个。当时我走也走不动,跑更跑不了,又累又怕,不禁泪如雨下。正当此时一声凄厉无比的惨号,从远处传来,直吓得我浑身直颤,而且那惨号一响起来,便一声接着一声愈来愈近、愈演愈烈。我知道这定是最后闻讯的人,既是最后闻讯,他后面就极有可能是梅天寒了,我想加快脚步逃走,可是竟一点力气也没有了,吓得在路边缩成一团。不一会果然看见一个人向我这边逃来,疯了一般的逃。他逃到我身边时,已然声嘶力竭,竟‘噗’的一声昏倒在地上,不醒人事。我知道他是极度恐慌,再加上疲惫,才导致力脱昏迷,想想毕竟同是落难之人,所以十分同情他,大着胆子走上前去,想救他一块逃走,谁知这一救是小,竟就这样毁了我的一生……”她说着泪珠滚滚而下。

    韩飞云会意地道:“那人身后果然跟着梅天寒吗”

    冯云碧却摇摇头道:“不!他身后没有跟着梅天寒,他就是梅天寒。”

    此语一出,每个人又都被惊呆了,这简直比冯云碧是梅天寒的妻子还另人难以至信。

    韩飞云脱口道:“两年前梅天寒正肆无忌弹,猖狂不可一世,怎么会昏倒在你面前”

    胡千秋想了想道:“这简单,定是他早就迷恋上冯大小姐,故意施这一招,好亲近她。”

    冯云碧看了看胡千秋,苦涩一笑,续道:“无论他出于何种目的,他都成功了,因为当我第一眼看见他,心就已经被他征服。”

    韩飞云也不得不承认:“像他那样的男人,只要是女人都会为他着迷。”

    冯云碧又接着道:“我原本是懂些医术的,也正巧当时怀里揣着一瓶‘回香丸’,给他塞进嘴里,不一会他便悠悠醒来。开始连眼睛也不抬一下,根本就没有看我一眼,只是冷冷地道:‘我什么时候醒来,顺其自然就是,用不着你的好心!’我一听,又是气愤又是不解,道:‘你这人好不讲道理,我怕你昏在这里遭了梅天寒的毒手,好心好意救你醒来,想和你一起逃走,你不领情也就算了,怎么还能说这样的话。’他听了我的话,猛然睁开眼睛,目注着我,竟然呆了,呆了许久,才问道:‘是你救了我吗’我没好生气地道:‘当然是我救了你,不过算我多管闲事好了,反正你也不会领情。’他当时脸sè依然很苍白,样子很疲惫,不过话道说得好听了,他向我道歉说:‘对不起,我不知道是小姐相救,我以为是别人。’我责怪道:‘纵然是别人,也都是好心,你说那样的话终归是不对。’他也没有反驳,只是连连道:‘对不起,对不起。’我也就不忍心再责怪他。道:‘梅天寒可能就要杀过来,这里很危险,我们还是快些逃吧’他问我:‘你是谁’我当时已恐惧到极点,恨不得马上就离开那里,可又不忍回避他的问题,道:‘我叫冯云碧,是英雄山庄冯英雄的女儿。’他往下没有再问什么,只是道:‘你救了我,我也应该护你回府才是,纵然没有梅天寒,这条路上也不太平。’我当时十分高兴,简直已忘了梅天寒,我知道我是被他迷住了。”

    韩飞云道:“他真的把你送回了家”

    冯云碧道:“是的,其实说是他送我,多半的路程,是我扶着他的,他当时看起来真的是那样的虚弱无力。我怎能扶得动他,再加上恐惧,走走停停,身上总是不住地颤抖,他便不住地劝我:‘不要怕,梅天寒不会过来了。’我以为他只是宽慰我,却不知他就是梅天寒,他若不存心杀我,这一路当然会安然无恙。后来我们好不容易到了‘英雄山庄’,当时庄里正因为我而乱作一团,看见我回来了,都喜出望外。当时我爹真的好生感激他,我情之所致更是在爹面前,夸他如何护卫我,竟说得他一阵阵的脸红,我爹问他身世时他说他叫梅傲,是个落魄的书生,父母早丧,家中还有一个兄长和小妹。女儿的心思,爹当然是一眼就能看得出,我爹是个开明的人,从来不在乎门第之见,而且当时江湖上魔王当道,他老人家也确实不希望他心爱的女儿嫁于江湖子弟,将来受到牵连。见女儿有了心上人,一表人才、貌若潘安、而且还正好不是江湖中人,喜不自胜。执意留他在府中住下,可惜他不肯。并且连家住何处也没有相告,就匆匆忙忙地走了。那之后,很长一段时间我都没有见过他,当真尝尽了相思之苦,以为再也无缘相见,逍得衣带渐宽,容颜憔悴。爹见了不忍,就派人四处去寻找他,可终是没有一点消息,直到那一天,我才无意间发现,他没有离开我,他一直在我身边。”

    韩飞云道:“这是怎么回事”

    冯云碧眼中顿时充满了几分甜密,接着道:“那天晚上我百无聊赖,依着‘碧云阁’的栏杆发呆。夜很宁静,月亮很美,‘碧云阁’下的花也开得很美。可我哪有心思欣赏,只是望着地上那花影,独自神伤。就在那时候,我突地发现那花影当中有一道人的影子,那影子被月光照得修长。开始我以为那是弄花的工匠,后来越发觉得不像,既是工匠,定会忙个不休,怎会那么安静。便问道:‘是谁谁站在那里’开始时没有人应声,只是那影子动了动,似乎知道被发现了。我更疑,以为是yin贼偷偷在我阁下窥视,怒喝道:‘是谁站出来,否则我要喊人了!’那影子又动了动,还是没有人站出来,我料定了是图谋不轨之人,放开喉咙正要高喊,突地看见从那花草傍边的假山后,站出了一个人,我的眼睛顿时亮了,顾不得高喊,只是痴痴地楞住。因为那假山后站出的人正是他。他像月光那样宁静。他看着我的眼中,也闪动着像是月光那样皎洁的莹光。我楞了半晌,泪水不禁夺出眼眶,早已忘了自己已几天没有吃过东西,身体虚弱无力。忙转身向阁下跑去,果然没跑出几步,便摔倒在地。那时他已经跑了上来,急忙把我扶起来,拥在怀里,我的心已醉了,也紧紧地抱着他。我们谁也没有说一句话,但是我从他的眼神中看得出,他是那样的怜惜我,我的泪水也已将这许多天的相思之苦全部告诉他了。过了许久,我才忍不住问他:‘你怎么会在这里’他凝视着我,眼中充满了晶莹,深情的道:‘我想你……这些天我一直都在这里望着你。’我流着泪道:‘可当时你为什么就那样走了我以为你根本就不喜欢我,是我配不上你呢’他摇摇头道:‘不是你配不上我,是我配不上你,所以我虽明白冯庄主的好意,你的一片真心,但是我不敢接受。’我这才明白原来他匆匆忙忙而去,是觉得自己身世卑微,配不上我,道:‘所以你就每天躲在这里看着我’他道:‘只要能看着你,我就心满意足。’我哭道:‘可是你忍心让我受那样的折磨吗’他含泪道:‘就是因为不忍,所以我才站出来。’我坚决地道:‘我不会再让你走了!’说着紧紧地搂住他的脖子,他却道:‘可是我们在一起终究是不会有幸福的,我配不上你,我也不能带给你幸福。’我道:‘不!你配得上我,我不会在意你会不会武功,是不是武林世家子弟,我只要你,其他的我什么都不在意,我爹也不会在意。’他哭了,低着头道:‘也许有一天你会后悔的。’我道:‘我不会后悔,除非你现在说你根本不喜欢我。’他道:‘其实……其实……我……我……若不喜欢你,又怎么会在这苦苦的守望着你呢我知道我不能没有你。’说着把我抱得更紧。”冯云碧说完这一席话,泪水扑簌簌夺出眼眶。

    许多人都楞住,似乎忘了梅天寒,只觉得有情人相遇的那一刻太凄美,他们也都被打动。

    静了片刻,胡千秋突地冷笑道:“真不愧是梅天寒,杀人天下无双,对付女人的手法也是jing妙绝伦!”

    冯云碧拭了拭眼角的泪,凄然道:“所以他轻而易举的,就骗去了我的感情,我的身子,骗得我爹欣然的将我嫁给他。”

    周天龙问道:“‘英雄山庄’庄主的女儿成亲,这么大的事情,为何我们竟一点消息都不知道呢”

    冯云碧道:“是他说自己是个文弱书生,不懂丝毫武功,怕人们笑话他配不上‘英雄山庄’的大小姐,主张一切从简的。爹确实也不想在梅天寒横行江湖之际还大摆宴席,也就同意了他的主张,与他的兄长见了面,便定下了亲事。不过半月,我就悄悄地嫁了过去,我也不慕风光,只要能和他在一起就满足了,所以江湖上的人都不知道这件事。”顿了顿再一次泪珠滚滚,泣声道:“他骗得我好苦,我竟然还陶醉在他的甜言蜜语中,与他隐居山里,连他的兄妹也从没有向我透露过他道底是什么人。我虽然觉得他经常晚上出去有些不寻常,但一问,他便说是朋友相邀一起去喝酒谈天,我想既是谈天喝酒,只要还有节制,没什么大不了,也就没有细追究缘由。直到后来我为他生下孩子,他才告诉我他不叫梅傲,他就是杀人不眨眼的梅天寒。”

    韩飞云惊讶地道:“生下孩子!你为他生了孩子”

    冯云碧道:“是的,我为他生了个儿子,可是孩子刚满月就被他抢去抱走,不知道送到哪里去了。无论我怎么求他,他都不肯告诉我孩子的下落,后来他就只告诉我一句话……”

    韩飞云道:“什么话”

    冯云碧道:“他说:‘你走吧,永远都不要再回到我身边,因为我已决定灭掉英雄山庄。’他说得很平静,然后便提着剑走了,我拼命追他,可却追不上,等到我跑回‘英雄山庄’报信时,‘英雄山庄’已变成一片火海……”她说着情绪十分激动,泣声道:“当时我的心也好像被火烧化了,一下瘫软在地上,脑子中一片空白。不一会,他果然从大火中走了出来,步履蹒跚而艰难,提剑的手颤颤地抖个不停,脸sè也很苍白,目光戾锐犀利,却又像是苦涩疲倦。和我第一次遇见他时的表情一样,那就是杀了人之后的表情。他看见我,神情丝毫没有改变,只是随手抛给我一本‘恨天剑法’的剑谱,说:‘这是你爹的东西,应该交还给你。’我知道我爹和兄弟们,定然都已遭了他的毒手,嘶叫着扑上去,叫他还我亲人,可他却像木头一样一动也不动,一句话也不说,哼!他本就是个畜生,丝毫没有人xing。”说着已然哽咽不止,半晌,才稍微平静,接着道:“当时我只想与他同归于尽,拔出短剑就向他刺去,谁知他竟没有躲,一剑竟刺到了他的右肋间,他仍就面无表情,只是脸sè更加苍白,双眼像是两个黑洞,一丝活气也没有。血从他的右肋间流出来,哼!他的血竟然也是红的!这一刀刺不死他,他气极败坏之下一定会杀了我的,可是他竟没有,只是轻轻地推开我的手,径自离去。不知道他是不屑出手杀我,还是还顾念一点夫妻之情,但不论哪一点,我都不会再觉得可贵,我知道我杀不了他,永远也无法替我的家人报仇,我决望了。心想活着若不能为亲人报仇还不如随他们而去,便挥剑刺向自己的胸膛。可他远远的却对我说:‘人只要活着,就总是有希望的,人要是死了,就真的一点希望也没有了,你恨我,只要活着,就总会有机会杀我……’”

    周天龙奇怪地道:“你既知道了他的身份,而且他又杀了你的一家,他明明知道你会报仇的,为什么不杀你,反倒还劝你活着呢”

    韩飞云叹道:“一ri夫妻百ri恩,他再嗜杀成癖,再没人xing,许是还念一点肌肤之情吧。”

    冯云碧拭去眼角的泪痕,恨声道:“不管他为什么放过我,总之我既活下来,就一定要杀了他,他杀我一家,我也要杀他一家。”

    韩飞云突地忆起那男人,忙道:“那么客站中的那男人……就是他的哥哥了”

    冯云碧道:“是的,所以我要杀他。”

    事情已然发生,韩飞云也不愿再责怪她,只是觉得那男人死得实在是冤屈,不禁叹了口气。

    冯云碧道:“如今他哥哥死了,我的仇人只乘下他与他那贱人妹妹,哼!那溅人只不过稍懂些花拳绣腿,若寻到踪迹,用不着你们,我杀她也是易如反掌。我今天还是那句话,谁能帮我杀了梅天寒‘恨天剑法’就是他的。”

    梅无忌开口责怪冯云碧道:“你这丫头竟如此瞧不起我,难道你真的以为我一个人杀不了梅天寒吗”说着从那树上飞身而落,立到冯云碧跟前,那轻功简直已出神入化。

    冯云碧道:“不怕一万,就怕万一,凡事还是谨慎小心些为好。”

    韩飞云道:“所以你就用‘恨天剑法’约群雄来帮助梅无忌杀梅天寒”

    冯云碧点点头道:“毕竟多一个人就多一份力量,可是我知道你们这些人,若知道要杀的是梅天寒十有仈jiu会做缩头乌龟,不会来帮我,所以才一直不透露要杀的人是谁。”

    梅无忌冷笑道:“纵然都把他们骗来了又怎样你没瞧见现在他们吓得腿都软了吗,还怎么能帮得上我。”

    韩飞云道没有在意他的轻视,若有所悟地道:“这么说,您就是梅天寒的义兄了”

    梅无忌颔首道:“是的,梅天寒是我的义弟也是我的徒弟,你们想想哪有做师父的打不过徒弟的,那丫头费了这许多周章,请你们来,不过是多此一举。”

    韩飞云回想起梅天寒那jing妙绝伦的剑法,丝毫不敢小看,对这位狂放不羁的矮人确实没有太大的信心,但也不好驳人家的面子,笑了笑道:“我等若帮不上忙,能在一旁替前辈助阵,也就不枉此行。”

    梅无忌笑道:“你道会说话,的确,你们这些人在我眼里,也只配看看热闹。”

    韩飞云脸上泛起些红晕,没有再说话,道是冯云碧冷冷地道:“别忘了你三年前确实曾不是他的对手,否则又怎会任他横行这三年,梅天寒毕竟是梅天寒,别把话说得那么大,还是小心一点的好。”

    梅无忌气息突地变得yin冷而急促,干瘪的眼中放shè出愤怒的光茫,韩飞云知道这是冯云碧的话得罪了他,还没来得及替她解释,梅无忌已开口大笑起来,笑着道:“你还是不相信我的本事,不过如果你知道一件事,就不会那么高看梅天寒了。”

    韩飞云、冯云碧齐声道:“什么事”

    梅无忌诡异地笑了一声,若有所指地道:“让梅天寒亲口告诉你们吧。”

    韩飞云正不解,突地感觉一股冷风浸入心肺,禁不住激灵灵打了个寒颤,接着便闻一个冷漠而沉郁的声音道:“我亲口说出来,也许你会更得意,但是今天谁能笑到最后,还是个未知之数。”

加入书签
首页 | 详情 | 目录
正在加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