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大小

背景设置

白天夜间浅粉护眼青春

《陨剑》:《陨剑》正文 第四章 韩飞云的儿子

    韩星!雷破天!

    韩星,韩飞云的儿子。

    没有人知道他是韩飞云和谁生的儿子,总之韩飞云说他是自己的儿子,那么他就是韩飞云的儿子。

    雷破天!

    没有人知道他是什么人长得什么样武功有多高势力有多大属于何门何派……他好像是刚从地狱里冒出来的。

    韩星与雷破天本没有联系,可是在短短的一个月之内,两人竟相继在江湖上“出了名”,一起成为人们议论的焦点。

    不同的是,人们议论起雷破天无不脸sè苍白,战战兢兢;议论起韩星,便仿佛他是一大块肥肉,恨不得马上抓住他,然后独自吞了。

    雷破天的确是从地狱里冒出来的,一出现便掀起猩风血雨。七ri之内,江湖上赫赫有名的十六位镖头、十九位邦主、老少十五位剑客连同他们的家眷皆无端失踪。而他们的镖局、邦会、府院尽都惨遭洗劫、屠戮,各家武功密笈、金银珠宝以及平ri笼络的jing英人物也皆与这些人一同失踪,余下的老幼妇儒、平常小丁无不成了刀下之鬼,尸横满地,惨不忍睹。

    十六位镖头、十九位邦主、老少十五位剑客,这简直可以说是半个江湖的jing英。然而人们对于雷破天还是一无所知,似乎只知道“雷破天”三个字是这样写的。因为“雷破天”三个字通常写在墙壁或是门柱上,鲜血为墨,骇然醒目,蕴藏着杀机,渗透着霸气。经历过十几年前梅天寒那场浩劫的人们,不禁由此及彼,尚未见人,便已胆战心惊,魂不附体。

    韩飞云不得不承认,雷破天是他继梅天寒之后,遇到的又一个棘手的敌人。不同的是梅天寒杀人不图名利、不为财sè,似乎只为了某种刻骨铭心的仇恨,近乎疯狂一般。雷破天却似乎是在积蓄力量,另有图谋,若时机成熟,定会是武林中一场翻天覆地的大劫难。可惜他行踪诡秘,无迹可寻,一时间谁都拿他没有办法……

    韩飞云没有取过妻子,这在江湖上,几乎是人人都知道的事情,许是曾经沧海难为水,除了梅天瑶没有人能打动他的心。可是却无缘无故地多了一个儿子,令许多人费解……

    韩飞云本想这样向人们解释:“在梅天瑶之前,我曾邂逅一个女子,一见钟情,当时家父已然先游,也没顾世俗礼教,私自结合了。后来,那女子生星儿时,难产死了,韩星是我的儿子,亲生的儿子。”

    他之所以这样说,是因为:“不管怎样,我既收养了这孩子,就要给他家的温暖。若要让他无忧无虑、无拘无束地享受这种温暖,就不能让他知道自己不是我的儿子,更不能让别人知道。”

    韩飞云的伟大就在于,为一个孩子的感受,宁愿使自己背上“风流”的名声。可是这种解释根本就没有说出口,因为在它出台之前,江湖上已经有很多种说法了……于是韩飞云也就有了很多他自己都不知道的风流韵事,广泛流传,家喻户晓。对此,韩飞云除了无可奈何的一笑之外,毫无办法。而且已经有很多种合情合理的解释,自己的说法就不必去凑热闹了。

    庆幸韩飞云对于诸如此类的很多事情都很不在乎,他只在乎他的儿子。

    为了抚养教育儿子,他费尽心力,又当严父又作慈母,cā其衣食、冷暖。授其道德、武功,简直已无微不致。所以很多人都很羡慕韩星。

    韩飞云很累,却很快乐,因为有韩星。对于他来说,付出自己的爱给韩星,这本身就是一种无与伦比的快乐。何况韩星又是那样出sè:他从小就聪明伶俐,禀赋奇佳。十一二岁时已然jing通天文地理、诗书棋画,韩飞云所授的“流星剑法”已有小成,在江湖后辈中独占鳌头;十三岁便在“少侠会”上一举夺冠,这比当年的韩飞云还要早上四年;十七岁时竟然在武林大会上,战胜了“十大高手”中的三位,一举凌身新一届“十大高手”之中,名列第七位,虽说与其父比起来还相觑甚远,但以一个少年之身,汲身于武林中最赋盛名的”十大高手”之列,十多年来还是绝无仅有的……这一切无不令韩飞云欣慰和骄傲。可是有一天令他震惊的事情却发生了,这一天是5月初9,在这一天韩星突然不见了,是离家出走。

    韩飞云焦急而且气愤,不惜号动整个武林为他去找儿子。

    群雄很奇怪,回想韩飞云父子一项和睦,在这样的时候本应该同仇敌忾对付雷破天。韩星怎么会弃父不顾,毅然出走呢再说儿子出走,虽说不是时候,但也是家事,韩飞云一项公而忘私,这次怎么又如此紧张,不惜号动群雄,竟将雷破天的事情也弃之一边呢韩飞云对这些问题却都是支支吾吾,像是有难言之瘾,不肯说明。愈是如此,群雄愈是忍不住好奇,百思不得其解,便想起了三个人:周天龙,薛龙儿,韩福。

    周天龙当然是韩飞云最亲近的人,谁都知道薛龙儿是韩星未来的妻子,韩福是韩飞云最忠实的管家。父子之间发生什么事情,他们三个会比别人清楚。

    周天龙冷着脸,总是不耐烦地道:“你们问我,我问谁去!”群雄知道无论周天龙知不知道内情,只要他不想说,天王老子也拿他没有办法。

    于是人们又去问薛龙儿,薛龙儿通常楚楚可怜:“星哥哥这几天总是心事重重,我以为他是为了‘雷破天’的事烦心,只是劝慰,道没防备什么,谁知他……他竟会不声不响地突然出走……”她了解的并不多,她比任何人都迫切地想知道韩星为什么走,至少那样能明确一下该怎样去找他。

    群雄又拉来了韩福,韩福开始还口风甚紧,不肯叙说。可是“醉仙楼”上等的三杯竹叶青下肚,再加上五十两银子入怀,嘴上便没有把门的了:“其实用不着大惊小怪,无非公子与老爹吵了几句,负气而走罢了。”

    “既然是负气出走,耍小孩子脾气,兴许用不了几天就回来了,盟主何必号动整个武林找儿子呢”

    韩福道:“公子好象还偷走了什么东西,老爷才着急。”

    “什么东西”

    韩福忖思着道:“象是一本什么剑谱,5月初5端午节那天晚上,公子向老爷要那剑谱,老爷不肯给,才吵起来。当时我正路过他们门口,只听公子怨声道:‘如此旷世奇学孩儿早就想领悟一番,兴许能化去那其中的戾气,成就一套天下无敌的神技呢!可爹迟迟不肯拿给孩儿一阅,推说什么攻力尚浅,根基不稳,我看分明就是不给孩儿机会……’老爷道:‘你不要胡乱猜疑。那神攻虽说诱人,但绝非常人所能演练,你年刚十九,攻力浅、根基差,确实不宜尝试。莫说你,就是为父参详近二十年,至今仍化不去半分戾气,也未敢习练一招半式。’公子道:‘孩儿也不是要盲目习练,只是想同爹一起参详,化不去戾气就不练吗。’老爷道:‘你年轻气盛,定力不够,见那其中招式必然痴迷。既便化不去戾气,也会禁不住诱惑强行习练,到时身不由己,愈罢不能,后果定然不堪设想。’公子不服气地道:‘见都没见过那剑谱一眼,您就能断定孩儿定力不够吗’老爷笑道:‘知子莫若父,你的脾气、禀xing,为父焉有不知之理’公子央求道:‘孩儿若不能化去那戾气,就肯定不会习练的。孩儿若控制不住自己,不是还有您吗,你从旁制止住不就行了吗,爹!您就让孩儿见一见吧’老爷坚决地道:‘不行!你没见过那剑谱,永远也想不道,他的诱人魅力到底有多大。纵是为父也时常情不自禁地失控,若不是意志坚定,定力深厚,恐怕早已走火入魔,我又怎能让你冒险呢’公子道:‘孩儿一项对自己信心实足,爹却每每都小看我,凡事不肯让我尝试,何年何月才能扬名天下。’老爷劝道:‘人且不可太贪心,不是已经凌身‘十大高手’中第七的位置了吗,难道还不满足’公子老大不高兴地道:‘谁希罕这第七名!’老爷忙道:‘不可狂妄!’公子道:‘口口声声今ri一切尽随我愿,可到头来还是不肯答应我的要求。’老爷笑着哄道:‘除了此事,爹什么都答应你还不行吗’公子任xing地道:‘除了此事,孩儿别无他求!’老爷耐心劝道:‘其中利害已言明,爹是是为你好。’公子冷冷地道:‘为我好!为我好!说的道是好!’老爷疑责道:‘这是什么话’公子道:‘您危言耸听,分明就是吓虎孩儿,您穷二十年之力无法化去那剑谱中的戾气,难成神攻,却怕孩儿一朝破解,从此威名远播,折了您‘武林第一剑’的威名。’老爷有些生气,道:‘胡说!你若有此本事,我高兴还来不及,我一项视名利如粪土,怎会怕你胜过我冒然尝试不走火入魔才怪!’公子顶撞道:‘走火入魔也总比眼巴巴地看着心痒好,冯大小姐当年将此神物相赠,唯一的要求不就是希望您能化去那剑谱中的戾气,完成她爹的心愿吗如今您一个人的力量无法实现她的愿望,却自私地不请别人一起参详,辜负冯大小姐所托是小,使如此旷世神攻,久久不见天ri,才是暴殄天物、误人误己的大过。’老爷怒喝道:‘放肆!我不辞辛劳,调教你长大chéng rén,如今一事不如你愿,便落得个自私之名好一个没有良心的不屑之子!’公子自然不敢再作声,却也没有了好生气,老爷更气,接着喝道:‘不自量力的无知小儿,以后若再敢提及些事,我定不轻饶!’公子仍就不敢作声,过了片刻老爷似乎觉得自己火气太大,何况那夜还是端午节,怕怒言责骂,公子会觉得委屈。马上又温和下来道:‘听爹的话……’谁知下话未说出口,公子便“啪”的一声推门而出,扬长而去。接连两天都没有回来。老爷以为他是独自住进‘望瑶居’赌气,前两天自己余怒难消,也没去找公子,直到第四天老爷气也消得差不多,确实有些惦记公子了,才去了‘望瑶居’。谁知不到一天便气冲冲地回来,马上叫我把周老爷找来,周老爷一进门,老爷就没好生气地责怪道:‘都是你!偏告诉他我有什么旷世奇学,叫他整天地缠着我要。这回可好,我不给,他竟忍不住自己偷了去,还离家跑了,要是有什么闪失,你……你难辞其咎!’我这才知道公子是偷了东西离家出走,一联想,偷的也定是那晚向老爷索取却未得到手的东西,至于是什么就不得而知了,恐怕也只有老爷和周老爷知道……家丑不可外扬,除了老爷和周老爷,也只有我稍微知道一点公子出走的内情,是以老爷千叮万嘱要我守口如瓶……”

    可惜他还是没能管住他那张嘴,于是韩星因何出走便成了公开的秘密。

    谁都知道韩星是偷了东西出走的,至于偷了什么韩福自然不知道,但听的人心里却都已明白——只要是江湖上的人,就都知道当年冯云碧送给韩飞云的是什么东西。

    于是江湖上一件惊人的事情就传开了;于是就有黑白两道上的许许多多的人在找韩星;于是韩星也就成了一块人人都想吃到嘴的肥肉。

    因为韩星,人们似乎又都忘记了雷破天。

    韩飞云更急了!

    幸好他还有几位朋友,可以真心帮他找儿子,可是却始终找不到韩星,韩星就像是突然在这个世界上消失了一样。

    ………………

    孙老头是个驼背,虽年过半百,两鬃斑白,但jing神矍铄,十分硬朗。

    孙老头在江yin通往苏州的一条山野小路旁开了一个茶棚。不过一间破草棚,几套桌橙,十分简陋。卖的也只是些粗茶馒头,几样自家腌渍的咸菜。这里过往行人稀少,生意很不景气,勉强糊口罢了。

    孙老头也不奢求有什么样的发展和改进,也无从想象什么样才是荣华富贵,在他看来这间破草棚似乎还能维持温饱,已经不错。是以脸上总是很平静、很淡然、很纯朴。

    可是最近孙老头的生意却格外的好。这无疑得感激韩星,为了找韩星,许多人深入深山荒效、人迹罕至之地,他这荒野小店便沾了光,顾客多了起来,孙老头的银子也赚得多了起来。

    孙老头一生中第一次感觉到,原来银子多一点的姿味的确比维持温饱要好受得多,他想,或许银子再多一点,自己就满足了,是以干得很起劲。

    起初他的银子赚得的确很容易也很多,可是后来他发现他的客人开始高贵起来,之前可能还是些无名小卒,后来的便是些不寻常的人物了。不寻常的人物,脾气自然大得不寻常,是以孙老头又开始倒霉起来……

    因为他的茶是粗茶,有人会把茶水喷到他的脸上。他清楚地记得,那个把茶水喷到他脸上的是个面目漆黑,身材镖悍,手中提着一把大环刀的人。

    孙老头不见得能认识“十大高手”中排名第九的“奇命刀”楚连环。但他知道,象楚连环那种模样的人物,通常是不好惹的,理所当然也不是他这种身份卑微的人所能惹得起的,所以无论是喷了一脸茶水也好,喷了一脸口水也罢,孙老头都不敢介意。庆幸楚连环没有不给他银子,而且一甩手就是十两,孙老头就并不觉得委屈了。

    孙老头为人和善,服务态度很好,招呼客人一项是笑脸相迎、毕恭毕敬。可偏偏有人觉得,他作得还不够好,至少是认为他应该跪着服务就对了。便一掌把他打得跪下,嘴里还骂着:“狗奴才!”。把孙老头打得跪下的是个络腮胡子、一身红缎、手持两柄斧头的中年人。孙老头也不见得能认识“长风镖局”的镖头吴天雄,但他也知道像吴天雄这种模样的人,也是不能惹的,无论是跪着、趴着、磕头也好,孙老头也都不敢介意。

    吴天雄也没不给他银子,而且也给的很多,他们这种人当然是不在乎银子的。所以孙老头非但已不记得吴天雄对自己的侮辱与慢骂,像是已把他当作是天神。

    孙老头从不多嘴也不好事,更别说惹事,然而有些人却偏偏找他的麻烦——居然还是一群乞丐。

    孙老头一项善良,当一群乞丐鱼贯冲入他的茶棚时,他飞入脑子的第一个念头就是:“应该给他们一些馒头。”当然,孙老头是要施舍的,但他万万没想到,他尚未施舍时,一锭银子已经飞落到他的脚下,孙老头诧异而且感慨:“要饭居然也成了赚钱的行业!”好像还考虑了一下是否转行的问题。尚未来得及去捡那银子,麻烦便找上了他。

加入书签
首页 | 详情 | 目录
正在加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