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大小

背景设置

白天夜间浅粉护眼青春

《恶魔军官,放我走!》:章节目录 006.贪恋的人,又何止他一个?

    她性子一向温和,可他却总能轻易的激怒她,让她炸毛暴走,真是没用!都已经分手了,他就已经不再是她的依靠了,还对他发脾气做什么?!

    可是怎么办,她是真的忍不住,她满心满腹都是委屈,还全部都是他给的,不倒给他,她难受!

    “赫尔曼,别人都说,分手之后还可以做朋友,可是我不行!”

    什么做朋友?简直太扯淡了!

    曾经同他亲密到负距离接触,那是人与人之间感情相溶的极限所在了,忽而间就拉开了间隙,落差太大,她的心里空落落的,就像是溺水之人正在经历着垂死挣扎,连呼吸都不畅快,还怎么和他做朋友?

    更何况,一见到他她就双腿直发软,脑子里全部都是他对她的使坏和邪笑,还有时不时的放荡粗话,怎么还能当做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

    所以,不管别人能够如何豁达的忘却过去,她都做不到…

    两只小手紧紧的抓着坐垫,洛倾城的呼吸依旧是急促的,深吸一口气,她猛地又回过了头,看向了赫尔曼。

    “因为我恨你!你一靠近我就不自在,现在我根本都不想再见到你,更不可能再同你友好相处了!所以,你别妄想能再和我做朋友,更休想同我保持什么的关系,分手了,就是分手了!”

    就那样看着赫尔曼,一眨不眨,硬着心肠,洛倾城口是心非的说着话,神情极冷,没有怒火,没有澎湃,就像是在陈述一个久远的事实,这样的冷漠,带来的伤害远远比方才的暴怒斥责要大,饶是赫尔曼拥有再坚韧的心,也还是被刺痛了……

    坐姿笔挺,指关节无声的曲了曲,赫尔曼久久都没有言语,带着点探究,带着点揣测的望进了洛倾城的眼中,沉默,带来了无限的压抑,在这座空间内,无声的蔓延着。

    开着车,司机坐的笔直,五脏六腑俱都受到了惊吓,正在突突突的跳动着,完全失去了秩序…

    他发自内心的佩服上将身旁那位东方女子,怎么看起来娇娇弱弱的,竟然能够拥有那么大的勇气?他虽常年在慕尼黑,可是雷吉诺德的威名还是如雷贯耳的,据说惹谁都别惹他,否则眨眼之间就能生不如死,所有人都怕他怕的要死,可是这位个子娇小的女子却不仅不怕,甚至还敢斥责他!

    这次被指派过来为上将开车,着实把他吓了一大跳,她都不知道,当她的愤怒话语从口中蹦出来的时候,吓的他直倒抽气,真想把方向盘扔了立刻就跳下车去,以免被波及到…

    压抑着呼吸,司机连眼睛都不敢乱转一下,生怕触到了什么不该碰触的,沉默虽然太压抑,可他情愿这样。

    然而,赫尔曼却不愿意。

    双眸锐利的锁在洛倾城的身上,许久,久到连他自己都觉沉重,赫尔曼启了唇,声音低低哑哑的…

    “说完了?”

    呃?

    呼吸微缓,洛倾城彻底的怔愣住了,心间,一片诧然…

    他这是什么态度?以他的脾气,被她用着那么冰冷的态度嫌弃了一番,就算不会扒了她的皮,也该气的直跳脚,恨不得立刻揍死她的!

    可是看他现在……

    清眸内燃着不明就里的光泽,定定审视着赫尔曼,洛倾城没有再说话,她确实说完了,发泄过了,没什么多余可说的了,就这样吧。

    颤着眼睫毛垂下了头,洛倾城正想要往旁边再挪一挪,将与赫尔曼之间的距离拉的更远一些,可他却在这个时候,向着她伸过了手…

    “你想干嘛?”

    双臂环着胸,反射性的往后缩去,洛倾城一脸防备的姿态,这种不被信任的感觉,就像是有一柄利剑,猛然扎进了赫尔曼的心脏,疼的鲜血横流…

    该死!他除了会色迷迷的摸摸她,最多也就要了她,又不会伤害她!她这样防着他做什么?

    刃唇紧紧抿起,不悦的看着洛倾城,赫尔曼并不回答,只是握住了她的胳膊,微微使力将她往自己的身边拽了过来,与此同时,他的另一只手将那件长风衣拿了下来,往洛倾城的身上裹了去…

    看她的脸色他就知道,她现在很冷,更何况她还在瑟瑟的发着抖!空气是冰冷的,其中还漂浮着暗沉,越发凉入人心,激吻褪去后,低温只会让人更难以忍耐,这个死女人,简直就是活该,怕冷还不肯多穿一些!!

    其实,洛倾城穿的已经很厚了,只是她这具身体天生就是冰冰凉的,夏天倒是舒服,可是一到冬天就不行了,无论她穿多少衣服都不顶用,尤其在外面,被风一吹,真是怎么穿都不御寒,有的时候洛倾城甚至还自娱自乐的嘲讽着,像她这种寒到骨子里的身子,估计把全世界的厚衣服堆到她的身上都还嫌太冷…

    所以天气一冷下来,她根本就不愿意出门,整天窝在家中,他若是在,她就会像他的小尾巴一样,攥着他的手到处跟着跑,因为,他的身体很暖,抱着他,赖在他的怀里,她才会觉得,冬天其实也没那么吓人。

    就因为此,这男人只要在家,就会特地吩咐佣人把暖气开的很低,让她除了他的怀中,其他的地方根本就不会去,而他,明明乐滋滋的,却像是个大爷一样,一脸的桀骜不驯,任由她赖着…

    那个时候,他和她之间多么美好啊,那种温暖,是她这一生从未曾体会过的,那时她以为,这将会是一辈子的,然而,一眨眼,一切,就都成了过去,让她痛到撕心裂肺、现在连碰触都不敢的过去。

    愣愣的任由赫尔曼用衣服裹着,洛倾城的神情,有些微的恍惚,她不明白,为什么即使是睁着眼睛的,过去都能像是老电影,在她的眼前忽闪放映?

    她明明早就已经打定主意要忘记的,可是他只此一个动作,就诱发了她记忆的闸门…

    用风衣紧紧的包着洛倾城,赫尔曼极为仔细的替她整理着头发,指腹,轻触着她的脸颊,他缓缓的替她拨弄着头发,动作之中漾出的,是极致的温柔。

    男人的眉眼之间俱是深情,闪亮到近乎灼眼,让洛倾城即使想忽视都嫌太难,脑袋晕乎乎的,洛倾城极为艰难的压制住了心酸…

    她不能再被这个男人骗了,这种深情,或许只是他俘获自己的一种手段罢了。

    眸间映出了洛倾城的晦涩,心一痛,赫尔曼再也没有办法忍耐了,长臂一展,他在猛然之间将她拥进了怀中…

    健硕的臂膀紧紧的缠在洛倾城的腰肢间,细细密密的圈着她,赫尔曼将她抱的极紧。

    在浓郁的男性味道包围之中,慢慢的回过神来,洛倾城的眼睛水汪汪的,小手抬起,她伸过去撑在他的胸膛间,挣扎着想要往后退去,却奈何,他抱的实在太紧,她连动弹一下,都是困难…

    收回手,捏成了小拳头,僵硬的坐在赫尔曼的腿上,洛倾城半分也不敢乱动,她以为,他会说些什么,可他却只是抱着她,完全没有要开口的意思。

    暗暗的叹了口气,洛倾城的心尖一阵阵的发苦,他总是这样,什么都不肯说,她全凭着猜测,又能猜中几次?这样子的相处,怎么能不累?

    “赫尔曼,你放……”

    竖起一根手指,轻轻按在了洛倾城的唇上,赫尔曼几乎用尽了全力去抱她。

    嘘,宝贝,别说话,先就让我这样抱你一会。

    低下头去,将那张俊帅到人神共愤的脸,埋进了洛倾城的颈侧,赫尔曼什么也没做,只深深的嗅着她的香气,贪恋不已…

    他从来都不知道,原来,仅仅只是这样抱着,都会是一种极致的幸福,看来,他是真的太想她了。

    脑袋被他按进了胸口,眨了眨眼睛,心绪几度流转,洛倾城最终,还是选择了沉默,娇软着小身子,任由他抱着…

    其实,贪恋的人,又何止他一个?

    这具怀抱,曾经给过她世间最大的安定,每每午夜梦回之时都让她神魂颠倒,分离这么久,再度贴近,她是幸福的想要哭的…

    然而,洛倾城知道,这根本就不是幸福,只不过是她自己的贪念罢了。她和他还处在分手状态,或许明日就要远隔重洋,除了凄苦,还是凄苦,哪里还会有幸福可言?

    就这样拥抱着,虽是沉默,让人奇怪的却是,再也没有了方才的压抑,有的,只是砰然的心跳声,以及,淡淡的温暖……

    俊挺的鼻尖在洛倾城的颈侧拱了拱,深深的嗅了几下,他忽然抬头:“倾城,给我点时间,让我想想,到底该怎么做。”

    他现在的脑子都是一团乱,根本不知道,到底该不该再放她走!

    都怪她!每次一见到她,他就彻底的没了章法!

    不知道他到底是想做些什么,也不想知道,阖上眸,洛倾城没有再说话,半是抗拒半是贪恋的在他的怀中妥协,反正他再怎么想,她都要走,随他吧!

    蹙眉,听着她的呼吸沉思着,赫尔曼徘徊在挣扎的边缘,却在忽而间,他看到了地上的信封,是在方才挣扎的过程中,从洛倾城身上掉下来的,里面,是希尔斯加的联系方式和照片。

    两更毕。

加入书签
首页 | 详情 | 目录
正在加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