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大小

背景设置

白天夜间浅粉护眼青春

《恶魔军官,放我走!》:章节目录 007.赫尔曼,你真TMD不是人!(四千字)

    弯腰,倾身,一手抱着洛倾城,另一手直接伸向了那只信封,华美的指尖随意的一捻,赫尔曼便将其捡了起来……

    因为是跨坐在赫尔曼身上的,洛倾城根本就看不到他是在做什么,现下的她也不想看,她都已经打定了主意要走的,他爱怎么样就怎么样吧,都不关她的事了。

    两只小手紧紧抓着盖在身上的长风衣,洛倾城僵着身子坐着,尽量让自己不会倚进赫尔曼的胸怀间,只不过,赫尔曼是谁,他对她一向霸道惯了,更何况,她人都在他怀中了,他岂会姑息这种小细节?

    健臂猝然一个用力,低低呼出了声,洛倾城的小身子猛地就撞进了赫尔曼的怀中,与他的身躯贴的紧紧的,而她的手,则因为惯性,下意识的就往前伸了过去,以抚摸的姿态,撑在了男人的健硕胸膛之上……

    即使隔着衣服,手心里依旧清晰的感知到了男人的喷薄有力,那胸膛的野性和魅惑,洛倾城早就已经经历过无数次了,现在即使是没有闭上眼睛,都能深刻的描绘出来。

    许是因为多年来一直都在外磨炼的缘故,赫尔曼并不白,一身的炽烈阳刚,浓郁且灼人……

    撑着身子,洛倾城的眼前,蓦地闪过了一幅画面,是赫尔曼刚洗完澡从浴室中走出。浑身上下只裹了条浴巾,连水都还没有擦干,裸裎着的上半身,早已经因为长年的日晒,被染成了蜜色,那一头迷人的金棕色发丝也尤干未干,有一种凌乱的狂性之惑,其上,偶有水珠往下滴,顺着他的胸膛,一点一点的往下,最终,没入浴巾之中……

    心脏“突”的剧烈跳动了下,额头上瞬间就有汗珠渗出,洛倾城竟然在顷刻之间就变的有些口干舌燥了,脑海中更是立时便想起了,自己曾经一次又一次的,顺着他的胸膛往下抚遍的画面。

    明明只是稍稍一闪,却竟然就像是正在进行时一般,那触感,犹如身临其境,真实到让她的头皮都在发麻……

    小小的柔荑心一抖,就像是被滚烫的热气灼到了,洛倾城迅速的把手往回缩,心间,慌慌乱一片。

    她疯了?如斯简单的一个碰触,怎么就会突然联想到这种事情?!

    该死的臭男人!就是因为他,害的她都快变成色女了!

    贝齿扣着粉粉的下唇瓣,垂着头,额头轻抵在赫尔曼的肩头,洛倾城暗自腹诽着,心情复杂的不得了,直恨不得将自己给活埋了去……

    天,她不要活了,竟然会对他产生出隐隐的渴望!明明都分手了!

    而就在此同时,赫尔曼则是将信封拆开,把里面的东西都取了出来,以往他完全可以察觉到洛倾城的不对劲,可是此刻,他却完全没发现,因为,他的注意力全部被手头上的照片吸引了去……

    男人,很眼熟的一个男人。

    赫尔曼在霍博特出事之后,就去翻阅了所有有关于希尔斯加的资料,早已经熟背于心,所以,几乎是在看到照片的第一眼,他就认出了照片上的人是……希尔斯加。

    是他,这很奇怪;他的照片在洛倾城的手中,这就更是奇怪了。

    他家的小白兔和希尔斯加根本就没有任何的交集,怎么会认识?而且看她的架势,好像是特地为了他,才来慕尼黑的,为什么?只为了见他一面?

    而最该死的是,这死女人,连他的照片都没有,竟然随身揣着别的男人的照片!从照片的磨痕看去,应该不止触摸过几次而已!据他估计,多少应该是每天都拿出来看几次……

    分开后的这一段时间,这女人不会天天抱着希尔斯加的照片生活吧?她不会每天都拿着他的照片膜拜瞻仰吧?!

    亏的他还日日夜夜思念着她,她倒是好,揣着别的男人面容,甚至还为了见他专门跑一趟,简直……酸死他了!

    眉梢凝着冷郅,赫尔曼的心头,泛起了一阵又一阵难以言语的酸涩,当然,他自己也知道,仅凭一张照片就想这么多,着实有些幼稚了,只是,他忍不住,怎么办?

    当然,赫尔曼再在意也不会失去最基本的理智,在下意识的吃醋之后,他的脑子里就涌起了无数个疑问,再联想到霍博特的突然被捕,他的心底,腾起了一丝隐隐的不安……

    倾城她,不会和这件事情有什么联系吧?

    眯了眯眼睛,从发丝中摸到洛倾城的下巴,捏住,将她的头抬了起来,让她看着自己,赫尔曼将照片提到她的眼前晃了一晃……

    “你来慕尼黑,是为了见他吧?你和他是怎么认识的?”

    “是……”

    吟惜两字还未出口,就被洛倾城立刻咽了回去,她从不对他撒谎,也不会有任何的隐瞒,只不过,那都是在从前,现在,自己和他已经没有任何的关系了,不必向他解释那么多,思及此,在转念之间,洛倾城便没了声。

    凝着眸,她神情淡淡的承接着赫尔曼的审视,不言,也不语……

    “说话。”

    两指加重了几分,将洛倾城的下巴捏的更紧了,赫尔曼的声音登时便沉下去了些,偏偏她完全不当一回事,继续扑闪着那一对晶晶亮的大眼睛,毫无波澜的看着他,清冷又傲气……

    冷唇凛起,赫尔曼有些许的气闷,她就是这样,平常很好说话,可一旦真的生气了,就绝对的没办法对付,尤其是对他心灰意冷的时候,就一个字也不说,倔的让他的心肝都要被绞碎了!

    “死女人!”

    低下头,猛地攫住了洛倾城的嘴唇,张嘴,发泄似的在其上咬了口,赫尔曼虽是在不悦的低哼着,可他的眉间,却又有清浅的溺在萦绕……

    何谓:爱到深处,连恼怒都情深,形容的就是此刻的他了。

    “喂!都说了已经分手了,你怎么还动手动脚的!?”

    横了眼赫尔曼,洛倾城很没好气的斥了声,清然的嗓音之中,带着深深的无奈……

    他有多霸道,她最是清楚不过了,只要他想,他就一定会做,只要他坚持,她饶是用命威胁其实都不会起作用,就像现在,他紧紧的抱着她,动不动就亲,连半点分手了的自觉性都没有,她即使反抗,也毫无效果的,可是偏偏,偏偏最初提出分手的人是他啊,是他说的不要她了!她都走了,他还想怎样?!

    “动手动脚?”

    挑了挑眉毛,赫尔曼邪冷一笑,低低哑哑的在洛倾城的耳畔吹着气,道:“我只动了嘴。”

    “宝贝,记不记得你的小嘴在我嘴间绽放的情景?那时候你激动的小腿儿直蹬,身子拱着往我怀里贴,哭着喊着的叫我进去,别折磨你了,记不记得,恩?”

    邪佞的话语,伴随着男人的气息,热热的袭进了洛倾城的耳中,“轰”的一声,洛倾城的脸颊,瞬间红了个底朝天,滚烫到似火焰在燃烧……

    小嘴。

    和他在一起多久,就熟悉了多久的情事,她当然不会天真的以为,他说的就是她的唇!更何况他后面还描绘的那么仔细!她想不起来到底是什么才真是见鬼了!

    双颊鼓起,极不赞同的瞪着赫尔曼,洛倾城又是羞臊又是气恼的,简直都不知道该怎么才好了……

    这男人,简直就是个超级大的!拿俗话当成恶趣味了!

    她的眼睛,终于又有灵气了,她的脸,也终于不会白的像鬼一样吓人了,这才像她……

    满意的勾了勾唇,赫尔曼忍不住将唇凑了过去,贴上洛倾城的脸,在其上四处随意的亲吻着,这一抹粉色,是他毕生的最爱。

    僵坐着,洛倾城并没有闪躲,任由赫尔曼胡乱的亲吻着,直到最后,眼看着就要没完没了了,她这才不得已的出了声……

    “赫尔曼,你觉得,我们这样真的有意思吗?”

    重重叹出一口气,洛倾城的眉眼之间,俱是无奈……

    “赫尔曼,当初是你先提出分手的,我也答应了,没有胡搅蛮缠,你怎么还不满足?我们都分手半个多月了,最多点头打声招呼就够了,可是你呢?什么都不说,一见面就抱着我又亲又啃的,知情的人肯定会觉得我真好欺负,随你心意,想丢就丢,想要就要;不知情的人,则会以为我根本就是个供你发泄的木偶,你这样把我当成傻瓜耍,真的有意思吗?”

    或许,对他来说有,毕竟耍的她团团转了,让她心碎欲裂,疼到连想死的心都有了,偏偏最终相见,她还是拿他无可奈何,他的内心深处绝对有无上的成就感的;可对她来说,就太过侮辱了!她不挣扎,不是因为不想,更不是她原谅了他,而是她知道没用!一点用都没有!

    “你又误会我。”

    喉结滚了两下,赫尔曼的声音极低,听起来似乎有些委屈,瞳孔之中,更是有些许的无辜在荡漾,看起来,竟然很无害?

    “误……”

    误会?而且还是又?

    怔了怔,洛倾城当真是哑然失笑了……

    敢情全部都是她一个人在胡思乱想,他们没有分手?那他那天点什么头?还说什么让她别再回来了!?事实都摆在了眼前他还说是误会,简直可笑至极!!

    “霍博特被捕了。”

    捏了捏自家宝贝的脸,很不客气的忽视了她的气愤,赫尔曼径自开了口,说出来的话,很是突兀,洛倾城不明白,不是在聊分手的事情吗?怎么突然就跳到这种话题上来了?更何况,霍博特被捕了,和他们两个的分手,有什么关系?!

    “被陷害的,据我目前的消息推测,提供证据的,是希尔斯加。”

    “希尔斯加?”

    只此一个名字,就彻底将洛倾城那不再搭理赫尔曼的坚定信念给摧毁了,霍的抬起了头,她难以掩饰心头的诧异……

    “和我要去见的,是同一个人吗?还是只是名字一样?”

    “同一个。”

    “那你来慕尼黑……”

    脑袋就像是被人用大锤狠狠的砸了一下一般,“嘭”的一响,洛倾城霎时就反应了过来。

    “你怀疑我?!”

    难怪,难怪刚才他一直用那种复杂的眼神盯着她瞧了,还以为怎么了,原来,他是在打探她!原来,他是想看穿她的真实想法!原来他在故意套她的话!

    “赫尔曼,你竟然怀疑我?你是不是觉得,霍博特被捕跟我有关?!你来慕尼黑也是为了这件事情吧?还是为了希尔斯加?难怪你会接近我了,我还纳闷了,以你的性子,不是都说不要我了吗,怎么可能还会回头来找我!原来,你是为了希尔斯加才来找我的!”

    事实,原来如此……

    这男人竟然无情到这等地步,上一次为了报仇利用了孩子的死,这一次,为了个不相干的霍博特,竟然又想要来利用她!他不是不知道,霍博特曾经差一点襁爆了她!他不是不知道自己有多讨厌霍博特!他不是看起来也格外讨厌霍博特的吗?怎么现如今,竟然可以为了救他,亲自来到慕尼黑?!

    看吧,一个讨厌的人,其实都比她洛倾城要来的重要……

    呵呵,她可真的是太悲哀了,一次又一次的沦为他的棋子,偏偏自己还分外的享受其中,总是自作多情的以为,从他的眼睛里面看到了深情,甚至还以为、还以为他多少是眷恋着自己的,可在事实上,那哪里是深情,根本就是这个混账男人为了迷惑她而故意使出来的障眼法!

    死心了,这一回,她真的是该彻底的死心了……

    “赫尔曼,你真tmd不是人!”

    扬起手,“啪”的一下甩在了赫尔曼的脸上,洛倾城身上的冰冷,比窗外的还要甚,咬牙切齿间,她唇边的每一个字,都像是被冰团团围住,而后,结成了冰块,一个一个的向着赫尔曼砸去……

    “永远别再让我见到你!永远!”

    撩下狠话,浑身从里寒到了外,将身上的风衣拽下,狠狠的扔在了车面上,洛倾城伸手就去推车门,也不管车还是在行驶之中的,她直接就要往下跳去……

加入书签
首页 | 详情 | 目录
正在加载